• 设备
  • 蜘蛛
  • 今日访问
  • 442366.4万

婚礼上,我哥在我的妻子面前嚎啕大哭,多年家丑终于曝光

-01-妈妈走后,我们的家也散了。 彼时,我正在本市读大三。家里兄弟姐妹五个,我是老小,上面有两个哥哥,两个姐姐。安葬了妈妈之后,大家就为爸妈留下的房子争执不休。“尽管小五上学花的钱最多,但谁让咱们是哥哥姐姐呢,所以房子也有他的份,就平分吧。”“凭什么呀?前些年,爸病重时,全是大哥和我照顾的,妈病重时也一样。啊,合着照...